廣景銀集團官網媒體播報

行業動態

深度|鄉村CBD,逐夢詩畫江南 來自中國首屆田園綜合體論壇的啟示
發布時間:2017-11-14    作者:廣景銀集團    閱讀數:197

核心提示:剛剛召開的省黨代會提出,大力建設具有詩畫江南韻味的美麗城鄉,謀劃實施“大花園”建設行動綱要。未來,我省的美麗鄉村建設如何深入推進?怎樣讓山水與城鄉融為一體、自然與文化相得益彰?今年首次出現于中央一號文件中的“田園綜合體”,將為浙江美麗鄉村建設提供新的思路。

人,如何詩意地棲居于大地?這一哲學命題,經歷千百年探索,正以田園綜合體為載體,在當今中國開啟新的實踐。

今年2月,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這一概念,支持有條件的鄉村建設以農民合作社為主要載體、讓農民充分參與和受益,集循環農業、創意農業、農事體驗于一體的田園綜合體,通過農業綜合開發、農村綜合改革轉移支付等渠道開展試點示范。6月,財政部印發《通知》,決定從2017年起,在包括浙江在內的18個省份開展田園綜合體試點。

如何讓城里人聞到一縷炊煙,以慰鄉愁?如何讓村里人觸碰時代脈動,享受現代生活?近日,“中國首屆田園綜合體論壇”在杭州舉行。來自全國各大高校、科研機構的專家學者、鄉村規劃設計師、涉農企業代表等400多人,圍繞田園綜合體的建設與發展,展開討論。


在城與鄉之間

尋找詩意棲居地

人們對于“綜合體”的認識,大多是從城市開始的。

這些人口集聚、交通便利的地標式建筑群,既可以供人們居住和辦公,也能提供包括餐飲、購物、休閑、娛樂等一條龍服務。與之相伴的,則是周邊住宅區的大片開發,各類創意創新產業園的崛起,以及市政配套設施的不斷完善。

那么,生長于鄉村的田園綜合體,又會是一幅怎樣的圖景?“鄉村CBD”,雖不準確,卻能概括這一新生事物對鄉村繁榮、產業融合、詩意生活的意義。

論壇上,位于無錫陽山鎮的“田園東方”,是時常被提及的田園綜合體實踐。

它的推動者、田園東方投資有限公司創始人張誠,曾于2012年發表論文——《田園綜合體模式研究》,并于一年后在開啟這一項目。而張誠的另一個身份,萬達集團前副總裁,加增了他開啟這場實驗的底氣。

在他提出的“新田園主義十大主張”中,主張用可復制、可推廣的商業模式來實現鄉村發展的理想,鼓勵并且要求自己與三農發生關聯,吸引城市人來鄉村消費、創業、旅居、定居,倡導城鄉互動……這些,后來都被一一運用到田園東方項目之中,進行跨產業、多功能的綜合規劃。

過去的陽山鎮,空有死火山風貌的大小陽山、千年古剎、百年書院以及優美的田園自然景觀,并以出產水蜜桃聞名全國,但良好的田園風貌,阻止不了村莊空心破敗的趨勢。當地傳統桃農,靠單打獨斗、零星種植的生產經營模式正在遭遇各種瓶頸。

隨著張誠及其團隊的到來,這片總規劃面積達6000余畝的田園小鎮,計劃打造農業產業項目集群、鄉村旅游項目集群、田園小鎮群等多個部分。其中,農業板塊有水蜜桃生產示范園、有機示范農場、果品設施栽培示范園等;地產部分分為三期,預計在5年內全部完工……整個小鎮的命運,漸漸隨之改變。

如今的小鎮上,游人可以在古井旁的咖啡店中,買來新鮮的面包和咖啡當早餐;上午下地揮鋤,中午用親手采摘的蔬菜做農家飯,入夜后帶著孩子到田野扎營,一起看明月與星空。

而對于當地村民來說,不僅生活的環境更加舒適、整潔,還有了更多的就業途徑和收入來源。陽山居民姚冬明說,過去,桃農只能把桃子挑去上海賣,現在,他承包了100畝土地種植水蜜桃,成為大潤發華東地區的供貨商之一,同時還在鎮上經營著一家農莊。無論是鄉村原住民、新移民還是旅居人群,都可以在此工作、休閑、度假、生活,享受城鄉一體化的新田園生活。

“如果說詩意棲居是一種人類生活的終極理想,那么田園綜合體將是當下實現理想的可行之道?!闭搲钨e、臺灣品牌農業推廣協會理事長張玉成介紹說,位于臺灣南投縣桃米社區,可謂是田園綜合體的另一種形態。近年來,南投將縣里3個鄉鎮的相關資源進行整合,構建起綜合農業旅游區,陸續開出42家民宿和18家農家餐廳,鄉村發展與農民增收效果明顯。

在張玉成看來,建設田園綜合體的目的,就是為了把城市的資本與現代經營理念引入農村,實現生產、生活與生態的融合,“讓農民的口袋鼓起來,農村的經濟發展起來?!?


用延展的產業鏈

耕耘鄉村的未來

鄉愁是什么?

那股子由衷的深情,是曠野里稻花的清香,是“雞同鴨講”的熱鬧,是寬闊水面上的漁歌。費孝通在《鄉土中國》里講過一個故事,說他的一位美國朋友從內蒙古旅行回來,對他說:“你們中原去的人,到了這最適宜于放牧的草原上,依舊鋤地播種,一家劃著小小的一方地,種植起來;真像是往土里一鉆,看不到其他利用這片地的方法了?!?

這是中國人對田園的眷戀。

張玉成說:“農村是‘綜合體’的基本盤?!笔刈∞r村的根基——農業產業,便守住了鄉愁。也就是說,田園綜合體要讓都市人口愿意消費,以慰鄉愁,首先要讓自身變成鄉愁的重要載體。這其中,以農為基是一條根本性原則。

盡管還是一個新生概念,但浙江各地對田園綜合體的探索,已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之中。位于嵊州施家岙村的藍城農業示范基地,便是其中之一。

在這片占地約20畝、由內外兩園構成的“農莊田園”里,面積約11畝的外園里,種植著白麗水蜜桃、短柄櫻桃等各種果樹,從初春到金秋,鮮果不斷;排澇渠以內是9畝的內園,“迷宮菜園”、全透明的玻璃花房和曬谷場錯落排列,讓傳統的農業生產與現代的園林景觀在此融合生長。

“這里是未來藍城農業小鎮的產品雛形?!庇嘘P負責人介紹說。今年2月,嵊州市政府和藍城、綠城合作的綠城嵊州越劇小鎮投資公司,在施家岙村拿下了二期6宗土地,一個集越劇小鎮、現代農業、美麗鄉村于一體的田園綜合體已經開工,未來將具有農事生產、節慶活動、鄉村旅游等多種功能。

而在浙北長興,一幅欣欣向榮的“農園新景”正徐徐展開。

這個位于新318國道沿線兩側的田園綜合體,涉及呂山、虹星橋、林城、泗安4個鄉鎮,串聯起15個行政村的12個農業特色產業園,集農產品種植與農業觀光、鄉村旅游項目為一體,目前已初具規模。

在呂山鄉品嘗果蔬精品園內的新鮮瓜果蔬菜,在林城鎮橋南葡萄精品園的風情長廊駐足賞景,在泗安鎮花卉精品園內欣賞四季的色彩繽紛……每一個特色產業園,都是田園綜合體的重要組成部分,衍生著新的產業和業態,成為繁榮農村、富裕農民的新興支柱產業。

中國農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劉奇在論壇上指出:“沒有產業支撐的田園綜合體只能是一副空皮囊。一個完善的田園綜合體應是一個包含農、林、牧、漁、加工、制造、餐飲、酒店、倉儲、保鮮、金融、工商、旅游及房地產等行業的三產融合體和城鄉復合體?!?

對此,杭州光合作用聯盟總經理湯健深有同感。他所策劃的蘭溪蘭花小鎮,正是秉持這樣的理念,讓第一產業上的一枝蘭花,依次盛開在第二產業的日化用品和第三產業的蘭文化、李漁生活美學文化產業上。

他說:“產城人文,產業在第一位,人們到一個田園綜合體來,都是通過產業,來體會當地社會風貌、風土人情、文化品位。因此,勢必要延長產業鏈,將產業與文化串聯起來?!?


希望的田野 

離不開農民參與

如何在一個自然景觀單調、產業基礎薄弱的村鎮內,打造田園綜合體?

杭州世界休閑博覽會副主任何思源頗感自豪的案例,是將不具備任何天賦的縉云筧川村,打造成了一年門票收入高達900多萬元的“網紅”村。

過去,村莊里唯一稱得上現代化、高科技的東西,就是橫穿農田、呼嘯而過的高鐵?!案哞F開過去只有29秒鐘,但我拿這半分鐘做了一番文章?!焙嗡荚丛趽喂a川村規劃師時,便決定從高鐵游客觀察筧川的視角出發,打造一片花海。

“當坐在高鐵上的乘客,花了29秒時間穿過筧川花海,眼前的場景足夠讓他震撼?!焙嗡荚凑f,人類天生對這類事物具有好奇心,隨后便會產生進村來游玩的強烈意愿。而一旦村莊有了人氣,之后的發展才能順風順水。

為了充分調動全村人的積極性,何思源提出,以村民入股、合作社為主體的方式,參與花海及配套設施的建設。

“根據以往經驗,拋棄農民、純粹運用工商資本進行村莊建設,多以失敗告終,而如果由村集體與企業合作,可能會造成雙方扯皮,效率低下?!焙嗡荚凑f,田園綜合體與其他模式的最大不同在于,它提出將農民納入鄉建的進程之中,充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,最終實現村民的共同富裕。

如何讓農村成為“希望的田野”,讓農民變成讓人羨慕的職業?何思源期盼著在田園綜合體的實踐中找到答案。

嵊州施家岙村66歲農民袁太祥的經歷,揭示著這樣的改變。

每天早上7時許,老袁就騎著電動車來基地上班,中午回家午休,下午430分下班。這個在田里勞作了一輩子的老農,突然變成了像城里人一樣工作的新型職業農民。

而在這個現代化農莊里,改變的還不止是工作時間,還包括從崗前培訓到現代化務農的全過程。規范的農事操作流程、農作物的合理布局、水肥一體化技術的應用等,讓老袁一個人發揮了3位農民的作用。到了農忙時節,20畝地只需3位這樣的職業農民就能打理好。

最大的變化則是收入。過去,老袁靠著自家的一畝三分地,一年辛苦下來,“掙不到幾個錢”?,F在,他每月工資2700元,再加上自家土地流轉的費用,年收入增加了幾萬元。眼下,隨著藍城的田園綜合體實驗不斷推進,施家岙村及其相鄰的幾個村中,已有上百位跟老袁一樣的職業農民在此上班。

相比之下,來自北京的城鄉規劃設計專家轟偉,對那些具有知識、資本和情懷的新農民寄予厚望。

“農業的現代化,如果沒有農民現代化,沒有新型農業主體加入,終將是空中樓閣。歸納起來,實際上我們真正要走的是一條農民、農村、農業協同發展的鄉村現代化道路?!睘榇?,他提出了建設鄉村4.0版本的設想。如果說,過去的新農村改造是2.0版本,美麗鄉村建設是3.0版本,特色小鎮是3.5版本,那么田園綜合體則是一個更為高級的形態。在這里,不僅有著大量訓練有素的老農民,更有著被鄉村吸引、愿意從城市回歸鄉村、參與“三農”發展的新農民。

離鄉、回鄉,這一條軌跡,對于每一個人來說或許不盡相同。但未來,人們對于發展的渴求,對于自然的向往,都能在這片田園中得到滿足與慰藉。


豪客彩安卓 浙江十二电脑版走势图 快乐双彩预测 股票交易平台 网上如何赚钱的方法 波克棋牌游戏大厅下 今日股市a股大盘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官网 安徽快三走势图今天 云南11选5专家预测推荐 二四六天天好彩福彩